(原标题:英国频频出手背后:争相制定数字贸易规则,律师指DEPA更具规则优势)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江月 报道 数字贸易在当今商品贸易、服务贸易中占比越来越高,又涉及数据的跨境、个人信息保护等重要议题,在规则制定上具有迫切性。11月26日,英国政府的有关部门发出了一份报告,称希望在数字贸易规则上有所“突破”。

数字贸易涵盖网上购物、在线服务、电子支付等各种当今社会常见的贸易模式。英国国际贸易大臣Anne-Marie Trevelyan就本次报告称,数字贸易代表巨大商机,所以要为下一代贸易建立一个全球化的网络,以促进该领域的生产力发展、产生更高薪酬的工作,并带领英国全境的发展。

近期,中国正式申请加入新加坡、新西兰、智利三国发起的《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议》(DEPA)。法律从业者向记者表示,DEPA是领先的国际性数字贸易规则,能适应不同成员国的需求。同时,中国在网络安全、个人信息保护和数据安全等方面立法领先,引起全球数字贸易规则制定者的注意。

英国寻求数字贸易规则制定

近期,英国在推动全球化的数字贸易规则方面,动作频频。就在10月,该国在G7国家贸易峰会上,促成了成员国之间关于跨境数据使用和数字贸易管理原则的协议。在11月26日发布的这份报告里,英国显然希望进一步增强该国在这一领域的话语权。

和英国早前多次倡议过的内容一致,这份报告也有五大目标,包括形成开放性的市场、促进自由且受到信任的数据流动、消费者和商户的安全保障、贸易体系,以及和全球其他国家达成的一致性规则、常态和标准。

这份报告也彰显了英国意图在日益盛行的国际贸易新范式下,希望取得某些规则制定权和领导地位。Anne-Marie Trevelyan就表示,英国目前是G7国家的主席国,也是G20、OECD、WTO的成员国,因此意欲加强英国的出口能力,以及展示英国在数字经济上的竞争力。

英国之所以如此关注数字贸易,是因为数字贸易在该国的进出口贸易上,占比越来越高。根据英国政府在9月2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英国2019年远程交付贸易价值326亿英镑(448.09亿美元),占其所有贸易的四分之一。

此外,英国也与部分国家产生了紧密的数字贸易关系,例如云集着众多科技龙头公司的美国。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国家智库型机构“策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national Studies)称,英国目前是美国在数字化贸易上最大的对手方,美国23%的数字贸易出口流向英国,而29%的数字贸易进口来自英国。

今年10月下旬,英国也令数字贸易成为了七国集团(G7)贸易峰会的一大重要议题。不仅如此,事实上,英国正在寻求开辟一种位于欧盟和美国之间的中间路线。不少市场评论称,欧盟目前推行的是高度监管的数据保护制度,而美国倾向采取开放态度,英国试图走“中间立场”。

数字贸易规则竞相出台

尽管数字贸易正以无所不在的形态快速发展,但该领域目前面临着不少需要多国合作解决的问题,正在引起不少国家政府、贸易组织的重视。目前,中国也正在申请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议》(DEPA)。

在11月11日商务部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束珏婷介绍,近日,中国正式提出申请加入《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目前,中方为申请加入DEPA开展了大量工作,全面深入梳理评估DEPA条款,与DEPA缔约方新加坡、新西兰和智利开展了各层级沟通交流。

据了解,2020年6月,新加坡、新西兰、智利三国签署DEPA,成为全球第一个多国参与的专门数字贸易协议。这种国家之间的数字贸易协定此前是双边形式,例如2019年10月,美国和日本也签署了《美日数字贸易协定》。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向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介绍,DEPA在设计技巧、完备性和重点问题跟踪上都具有一定的优势。董毅智介绍称,从设计上来说,DEPA在规则内容上使用了“模块化(Modules)”的结构,目前已经包括了机制、身份识别、新兴技术等议题;从完备性上,DEPA深度借鉴了CPTPP,而且细化并归类了原有的条款;在重点问题跟踪上,DEPA尤其细化了消费者保护、数据隐私方面的条款,这些都属于近年来各国关注的热门议题。“可以说,DEPA是对原有贸易规则的进化,而且充分照顾了参与成员各自数字贸易发展水平的差异化。”董毅智表示。

和其他的数字贸易规则相比,DEPA既是第一个多国参与的专门数字贸易协议,也具备多种规则优势。DEPA参考了先进的贸易协议例如CPTPP的相关条款,但采取了更为灵活的模块化结构形式。

查询DEPA框架内容,该协议将主要促进三方面的目的,包括无缝的电子化交易、促进可信赖的信息流、以及建立数字系统。

在无缝的电子化交易方面,包括要建立电子身份识别、形成电子发票、进行无纸化程序、以及推动金融科技和电子支付。

在可信赖信息流方面,需要加强个人信息保护、开放一定程度的政府信息、促进跨境的数据交换、进行监管沙盒上的创新。

在数字系统建立方面,提倡建立具有道德标准的人工智能管制框架,这种人工智能需要符合透明、公正和可解释的标准,并且以人为本。此外,需要服务于中小企业的信息交换需要,对线上消费者进行保护。

此外,多边贸易组织之间也在竞相出台与国际数字经济和贸易相关的政策。资料显示,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的数字化商务谈判,吸引超过80个WTO成员加入,各成员在完善贸易相关制度安排和缩小数字鸿沟等方面有一定共识,但在跨境数据流动、市场开放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分歧较大。此外,《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美墨加协定》(USMCA)等均包含数字贸易相关政策。

共同解决数字贸易问题

数字贸易发展飞速,当前的各种规则也是为了解决这种新经济业态的诸多问题,否则将令贸易“墙壁”越来越厚。早前世界贸易组织(WTO)就指出,目前数字贸易领域存在贸易壁垒,且有扩大趋势。

WTO指出,当前数字贸易领域,一些规则已经过时,新形式的保护主义出现,国际合作也相对缺乏,从事电子商务的人往往要应对“最后一英里”送货物流的挑战。

数字贸易中一大重点问题就是全球数据流,这其中涉及监管合作。非官方国际性机构“世界经济论坛”就认为,需要绘制新的贸易技术地图,并推动关于平衡收益和风险的政策讨论,此外,需要推动跨境支付系统、供应链信息流的国际功能。

在打破“壁垒”的同时,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这同样是各大经济体所关心的。“数据主权概念已经开始深入人心,现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都想要不断争取。”董毅智指出当前数字贸易规则“白热化”的背后原因。

董毅智表示:“中国在数据安全立法方面走在国际领先地位,在制定数字贸易规则上具有优势。”

在申请加入DEPA之前,中国已经在不断推动数字贸易、数据跨境流动、提高数据跨境流动治理能力。尤其是《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和《数据安全法》这三部法律,覆盖了有关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本地化存储、数据出境的总体框架。今年7月以来,《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数据出境安全评估办法(征求意见稿)》和《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也相继发布。

在11月11日的商务部新闻发布会上,束珏婷表示,中方愿与各方一道,努力探索跨境数字治理框架的最佳路径,积极开展多双边数字治理合作,为全球数字经济发展、贸易投资增长和经济复苏作出积极贡献。束珏婷介绍,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位于全球前列,加入DEPA与中国加强全球数字经济领域合作、促进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努力方向一致,也是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和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的重要行动。此外,中国加入DEPA,不仅将为成员提供广阔市场,拉紧相互的数字经济合作纽带,为各成员企业和人民带来更大福祉,也有助于促进亚太地区乃至全球数字经济的开放融合与长期繁荣。

(作者: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江月 编辑:李艳霞)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