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蚂蚁整改过半)

01

自借呗、花呗品牌隔离后,央行于11月26日公示了蚂蚁作为大股东的“钱塘征信”申请信息。蚂蚁集团有望手握个人征信牌照,整改业务几近过半。

今年4月,央行给蚂蚁集团定了五大整改目标,实质内容有:

一、断开支付宝与“花呗”“借呗”等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二、依法持牌经营个人征信业务;三,蚂蚁集团整体申设为金融控股公司;四、认真整改违规信贷、保险、理财等金融活动,控制高杠杆和风险传染。五是管控重要基金产品流动性风险,主动压降余额宝余额。

这里面,“借呗”的“不当连接”,已经于近几日出现改变。

11月8日前后,支付宝上的信用贷产品“借呗”更名为为“信用贷”,由金融机构提供贷款,主要是银行。原本的“借呗”,则由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提供。

11月24日前后,支付宝上的消费分期产品“花呗”更名为“信用购”。和借呗一样,“花呗”的消费分期贷款由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原本的“花呗”由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提供。

“花呗”、“借呗”这一系列动作被称为品牌隔离。它们当然是央行监管意志的体现。所谓隔离,就是分业经营:合作贷款的归合作,自营贷款的归自营。这也是“表内”与“表外”的分离。

分离后,无论信用贷、借呗,还是花呗、信用购,都有自己的放贷杠杆要求。

借呗和花呗归于消费金融公司,归银保监会监管,杠杆率上限是10倍。蚂蚁消金注册资本金80亿元,如果用自有资金放贷,按10倍杠杆限制,放贷余额最多做到800亿元。如果蚂蚁消金仍和银行联合放贷,按规定出资规模不低于30%,规模最高可以放到2700亿元。

信用贷、信用购,对应的是银行贷款,按照《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银行有集中度指标和限额指标,即商业银行与单一合作方发放的本行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商业银行与全部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全部贷款余额的50%。

贷款业务的分割。分业监管就明朗起来,每个业务萝卜都有一个监管的坑。每个萝卜都装进一个坑。

02

征信业务也是。

央行公示了蚂蚁参与发起的“钱塘征信”,也将蚂蚁信用业务装进了监管的框里。股权上,蚂蚁持股35%;其他股权方还包括浙旅集团持股35%,传化集团有限公司持股7%;杭州市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5%;浙江电子口岸有限公司持股6.5%;杭州溪树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10%。

信用业务纳入监管,法律依据是今年1月央行发布《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利用个人信用信息对个人作出的画像、评价等业务”被纳入征信业务范畴。

该办法将于2022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这之前,蚂蚁的信用业务主体是芝麻信用,和其他参与个人征信牌照试点的7家一起,它们以“综合信用信息服务”名义存在。在信贷领域,它们称之为大数据风控或大数据征信服务。但实际上,信用数据服务和征信的边界,很容易被混淆,机构很容易脚踏两只船。

信用业务是大数据崛起后一项新兴业务,央行曾在不同场合表达过要将其纳入监管。之前由央行旗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成立的百行征信,就是一次试水,在那里,早期参与个人征信业务试点的八家征信公司,都安排了8%的股权。

这次蚂蚁作为大股东之一的“钱塘征信”,是将蚂蚁的信用业务整体装入一个“框”。在之前百行征信里,它分割了之前的个人征信业务。至此,芝麻信用的业务整体要接受《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和一系列相关法规的制约。

03

蚂蚁的余额宝,早在2018年起已经开始压降规模。2018年余额宝规模一度达到1.43万亿,到今年上半年,已经压降到7808万亿,压降了45.4%的规模。

曾经的余额宝可以随时提现,可以用于消费。这样的风险在于增加了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的流动性风险。2018年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其中就指出要防范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风险,防范“将风险传导至银行等相关机构”。“个别T+0货币市场基金在用户数量及金融机构业务关联等方面均已具有系统重要性,一旦出现流动性问题,单体风险极易向金融体系蔓延,甚至影响社会稳定。”

2018年6月,证监会、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对T+0货币基金实施限额管理。

此后余额宝规模一路萎缩。今日的余额宝,已经不能用于直接消费,收益率竞争力也已势弱,和银行同类产品已经没有优势,历史使命也已完成。但人们总会记得它撞开银行理财产品大门的那猛烈的一击。

不久后,蚂蚁集团或需要改名“蚂蚁金控”。

改名或是一个程序性要求,形式上是分业经营,内容是对信贷、理财、支付、征信业务的整改。本质是流动性、杠杆率控制,持牌经营原则的确立。

从周小川主政央行时期起,监管一直在喊分业经营,消除混业经营风险。郭树清已经明确指出某些大型科技公司涉足各类金融和科技领域,跨界混业经营,要消除科技与金融混业经营的风险,厘清科技加码金融的风险点,纳入金融监管。

蚂蚁金控设立后,按照监管意志,追寻的效果是:

一是支付归支付,没有嵌套,没有闭环。

二是贷款受杠杆率和资本金限制,信贷受支付宝断开链路的流量断供,规模下滑,出资比例也限制规模增长。放贷和银行站在了同一起点上。

三是蚂蚁高估值主要来源的信息数据资产,被划归受监管的个人持牌征信业务,个人信息数据或不再是平台的资产。

蚂蚁集团在今年4月份回应监管的整改要求时说,将“回归服务小微定位”,其中透露着监管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意志。雷慢以为,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本质,是对金融科技巨头“拆弹”,主要方法一个是分业经营,一个是反垄断。

金融控股公司设立后,互联网巨头做金融的想象力天花板已经见顶了,但科技创新没有顶,科技仍是金融的第一生产力。

就像孙悟空带上紧箍,棒打唐僧是没有可能了,但打怪升级的想象力还是无穷的。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新金融洛书 发表,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