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金域医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耀铭:医检行业集中化有利做大蛋糕促进资源合理配置,行业龙头要建立生态打造意识)

无可否认,一场新冠疫情让大众重新认识了医学检测和第三方医检机构

文/唐唯珂

无可否认,一场新冠疫情让大众重新认识了医学检测和第三方医检机构(又称“独立医学实验室”,ICL)。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市场上对于新冠核酸检测的需求迅猛增长。金域医学等第三方医检机构通过面向国内外销售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或提供检测服务,业绩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爆发式增长。机缘之下,一直处于幕后的第三方医检机构走向台前,引起资本与社会关注。

在中国,ICL行业起步晚,在政策支持下迎来快速发展。对比医院的检验科和病理科,ICL具备较大的成本和效率优势。其基于专业化分工,将分散于各个医院的检验需求集中化,一方面利用集中采购,降低采购成本,另一方面利用规模化运营,降低单次检验成本。此外,在市场化运营下,ICL更有动力投入技术研发,追求更高端的技术与质量优势。

随着国内新冠疫情逐渐平稳,各地对于新冠核酸检测的需求也开始减少。IVD和ICL行业头部企业业绩增长幅度相应开始回落。但金域医学却是一个例外,其前三季度营收超8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超47%。

目前,金域医学以占第三方医检行业3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医学检测行业的“独角兽”。

金域医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耀铭讲述他对于ICL产业发展的思考。

以科技创新驱动 打造行业硬核实力

金域医学在ICL行业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梁耀铭:自上世纪90年代,金域医学的核心创业团队便积极探索医学检验外包服务在中国的运营模式,开创了行业先河。27年来,金域通过对接国际和自主创新、成果转化等多种方式,可提供超过2800项检测项目;在内地及香港、澳门地区已经拥有38家中心实验室,服务覆盖90%以上人口所在区域,服务网络延伸至乡镇和社区一级;年检测标本量超1亿例,积累了全球领先的东方人种大样本、大数据库,并以此为基础推动体外诊断产业和人工智能诊断的原始创新。

公司在临床检测技术、临床服务、多学科技术平台整合等方面近期有哪些创新?

梁耀铭:我们整合现有多方面技术力量,利用互联网技术、生命科学技术、新一代信息技术,在数据挖掘、企业运营管理方面开展新探索,实现多技术平台的整合创新。以核酸检测为例,一年来,我们通过技术创新、流程优化和信息升级,特别是突破性采取“全国一盘棋”运营方式,把核酸检测效率提高10倍以上,成本和收费不断下降,成为各地核酸检测的主力军。

新冠疫情给行业带来新的爆发增长期,而疫情常态化之后金域医学将往什么方向发展?

梁耀铭:疫情期间,除新冠检测以外,我们的其他检验检测业务也都稳步有序的发展中,其中血液疾病、实体肿瘤和神经免疫等疾病的检测业务取得超常规的发展。

下一步,我们会坚定“顶天立地”的战略。“顶天”即进一步提高精准诊断的水平,通过高端检测持续赋能高端医疗。“立地”即进一步下沉网络,服务市县级医疗市场。但总体上最大的转变,是我们决定要从以前的平台型公司,往生态型公司走。当很多国内企业需要研发新产品的时候,我们都会尽力提供数据支撑,助力推动国产创新。

我们要建立起以研发、生产及应用为纽带的行业生态,这是下一阶段转型的关键。比如,金域目前正在与一些应用基础研究的专家进行产学研合作,他们有创新实力,但缺少样本、缺乏临床应用场景,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数据,形成产业链的基础,从而共同助力整个行业的发展。

产业集中有利做大蛋糕 促进资源合理配置

第三方医学检测机构与公立医院应当是怎样的关系?哪些方面相互扶持?

梁耀铭:我们是互补关系。我们的立足点还在于专业化和规模化。医院做不了,就外包给第三方医检机构,慢慢的,我们双方也会发展成为从单纯的业务外包关系,到产学研合作等互利共嬴的关系。

ICL行业在中国的未来发展趋势有哪些,未来如果检测产品纳入集采,对行业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梁耀铭:集采会帮助加速产业集中化,长远来看对行业更好。我们推测试剂和设备价格下降后,检测项目的收费也会下降。但目前实际上大部分人低估了检测行业,检测需要设备、试剂,但服务的关键还在与人,在于专业化增值。

如果价格继续往下降,医院会觉得自己做不合算、外包检测才划得来,这样,就形成外包率不断提升的局面。这对社会、对资源集约化会更好。以日本为例,其医院有三分之二的检测都是外包的,医院只做急诊、做科研需要的项目。所以就要看我们如何把握这个平衡点。从短期来看,收费价格往下降肯定对我们有影响,但长期来说是更好的事情。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