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生要罚款,到生孩子奖钱,短短二十年的时间,生育政策可以说是发生了一个巨大转变。近一个月来,二级市场上的婴童概念板块也是持续发力,截至11月30日,婴童概念指数已经上涨超过10%。

多地出台“三孩”鼓励政策,母婴概念将是下一个风口?

多地出台“三孩”鼓励政策

此前8月2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修改后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

自从三胎政策推出以来,多地政府纷纷推出了“三孩”生育配套支持措施。

11月29日,天津市公布了《天津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天津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决定》,在延长产假、生育奖励、劳动保护、普惠托育等放方面提出了一系列生育利好政策。

此前,北京、上海、广西、宁夏、云南、安徽、黑龙江等多地就推出相关政策,将生育三孩的医疗费用纳入医疗保障内,明确做好城乡居民生育医疗费用待遇保障和新生儿参保工作,延长男女双方(陪)产假等举措纷纷落地。

多地出台“三孩”鼓励政策,母婴概念将是下一个风口?

此外,11月29日,广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七次会议审议了《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修正案(草案)》,拟重点围绕实施三孩生育政策、取消社会抚养费、清理和废止相关处罚规定等方面进行修改。

“三孩”政策有利于母婴消费

延长生育假期,无疑是提升生育意愿的利好措施。多家机构认为,各地“三胎”利好政策不断出台的同时,也将对有利于母婴消费发展。

国金证券表示,生育政策持续松绑,我国多胎生育需求将得到释放,短期婴幼儿相关产品有望直接受益。其中,快消品获益程度将强于耐用消费品,如婴幼儿奶粉、护肤品等,其次为婴幼儿服装等,同时也将带动相关零售商提速发展,对大户型住房的改善型需求也将增多。

多地出台“三孩”鼓励政策,母婴概念将是下一个风口?

在政策红利的驱使下,母婴市场增长驱动力由人口增长向消费升级转变,2020年,我国母婴市场规模达4.09万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4.78万亿元,2024年将达7.63万亿元。目前,母婴连锁店是母婴产品最主要的销售渠道,根据尼尔森IQ2021年数据,其连续两年在母婴产品市场中维持55%的市场份额。

“三孩”政策的落地,短期来看将利好婴幼儿快消品,中长期来看,医疗机构、康养产业也将受益。未来,对于少儿培训业务也会产生正向影响。盛通股份近日曾表示,长期来看,“三孩”政策会给公司带来积极影响。

此外,专业的第三方产后护理机构或许将成刚需。具备成功异地复制经验、超强运营能力、正处于扩张阶段的中高端品牌头部公司将在这一轮政策中获利。

资本市场上,“母婴概念股”也已经呈现出异动倾向。主营休闲服饰的美邦服饰、锦泓集团、爱慕股份近来均录得涨停,主营玩具的沐邦高科长期此前连续两日涨停,新华锦、金发拉比、爱婴室、孩子王也纷纷跟涨。

随着支持三孩生育政策的持续落地,我国多胎生育需求有望得到释放,产业链上下游企业也有望因此受益。本文梳理了相关产业链中的概念股如下图,涵盖了辅助生殖、月子中心、奶粉、母婴连锁、儿童食品、儿童服饰等多领域。从公司布局看,基本都在前期布局了母婴相关产品。

多地出台“三孩”鼓励政策,母婴概念将是下一个风口?

我国人口增长率正处于下滑区间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2020年间我国人口年平均增长率仅0.53%,2020年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仅为1.3,低生育率成为当下我国面临的重要现实问题。

多地出台“三孩”鼓励政策,母婴概念将是下一个风口?

从单独二孩到全面二孩,再到放开三胎生育,我国鼓励生育政策不断升级。国泰君安证券研报指出,参考国际经验,相关政策有望将中国总和生育率水平提升0.2,较无政策支持的情况下,每年增加新生儿150万以上。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此前表示,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在提高,生育率水平在降低。实施一对夫妻生育三个子女的政策,长期来看有利于缓解生育水平走低,改善人口的年龄结构,促进人口的长期均衡发展。

“生得起、养不起”、子女照料和工作间的平衡等问题,是制约生育养育的痛点和难点。而近来频繁落地的“配套实施积极生育支持措施”对于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非常重要。

任泽平:鼓励生育力度还要加大

但是目前而言,鼓励措施只是制约生育的一部分因素,我国巨量的单身成年人口和年轻人不愿恋爱、结婚的观念也是不小的原因。而对于这些因素,还需要更全面更深入的鼓励措施予以突破。

11月27日,经济学家任泽平在第十九届《财经》年会上表示,中国的老龄化、少子化在加速到来,老龄化在追日本,少子化已经超过了日本。

此前,他曾发言称,“中国目前的主力生育人群,要生二胎三胎的肯定是75-85年的,不能指望90后00后,要尽快抓住最后的主力生育人群还允许的时间窗口,推出鼓励生育的措施。放开三孩已经晚了五年,未来应该加大鼓励生育的力度。”

他建议,未来可以考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设立三孩生育支持基金,给予生育三孩的家庭现金补贴和个税抵扣。对相关的企业给予税收的优惠,增加普惠式的0-3岁的托育服务供给,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把3-6岁的幼儿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包括休假激励、女性就业权益的保障,这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

最终实现生育成本在个人、企业和政府之间进行合理的分担,让更多的年轻人生得起、养得起、敢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