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全球金融观察丨前三季度融资额超去年全年,全球风投业何以疫情阴影下保持快速增长?)

2021年是各种基金最疯狂的一年,ETF、比特币期货ETF、特殊目的并购公司和风投基金(创投基金或风险基金)成为市场热点。在科技股带动下,风投基金表现十分抢眼。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全球风投交易笔数虽有下降,但融资额达到4377亿美元,远超过2020全年水平。与2020年年末相比,独角兽企业(指市值超过10亿美元、高速增长的创投企业)增加了280家。按行业分布,金融科技、零售科技和保健科技依然是风投基金追逐的行业,独角兽企业数量约占总数的55%。按交易笔数计算,亚洲地区占优,美国紧随其后,欧洲发展势头不温不火。然而,按融资额计算,美国风投基金融资额为2104亿美元,占世界总量近五成。

2021年风投基金市场表现火爆。随着接种疫苗进度加快,疫情有所缓解,经济虽尚未全部开放,但市场乐观情绪较浓,全球股票市场走势良好,这都对风投基金市场产生了积极影响。今年第一季度,投资者担心错失行情,努力寻找最大和最好的交易机会,尤其对最后一轮融资十分感兴趣,全球风投市场呈现交投两旺局面。美国的罗宾汉(网上金融交易软件)、Rivian汽车、MD部落(医疗)、GoPuff(快递公司)和软件公司Databricks,以及我国的兴盛优选、拉拉快送和瑞典的Klarna(电商支付)等企业登上融资排行榜。第一季度的投资主线为金融科技、电子商务、人工智能、医疗保健和快递服务。

第二季度,场外大量的闲置资金、企业高市值以及IPO快节奏给火爆的市场添加了一把火。全球投资者乐观情绪高涨,更多国家的投资者入市,同时非传统风投资金(私募、私人财富管理咨询公司等)开始入市。美国自驾车Waymo、太空探索SpaceX、游戏公司Epic Games,以及印尼的J&T 快递、印度的教育科技BYJU、中国的地平线机器人、德国数据挖掘软件Celonis、巴西的数字银行Nubank和荷兰的通讯平台报信鸟(MessengerBird)受到市场的重点关注。疫情期间,由于经济、社会和技术变化,投资者深信,开放后的社会再也回不到从前,并大量投资金融科技、快递和商业服务(B2B)行业。

第三季度,全球风投市场行情持续高涨,大手笔交易屡见不鲜,包括美国的Rivian汽车、网络公司Generate、软件公司Databricks、网上学习Articulate、医疗保健保险Devoted Health、云会议Chime和GoPuff,印度的电商巨头Flipkart和教育科技BYJU,以及中国的蜂巢能源(Svolt)、德国的超市配送公司Gorillas和英国的线上金融公司Revolut。投资者更加多元化,非传统投资者(私募基金、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和养老基金)涌入赛道。除以前的热门行业外,他们开始注重环保、社会和治理(ESG)理念和清洁技术,如电车、清洁能源、移动技术和基础设施。

随着新一轮科技兴起,美国风投企业更是顺风顺水,风投指数逐步拉开了与大盘和纳斯达克指数的距离。从2017年7月开始,风投指数市场表现脱颖而出,超过了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以2015年1月为基期,到2021年11月底,风投基金指数、标准普尔500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分别上涨了274%、130%和234%。

美国风投业的增长动力

风投基金投资行业为未来经济发展指明了方向,同时衬托出传统行业的挣扎。1995年,美国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分别为通用电气、埃克森美孚、美国电报电话、沃尔玛、阿尔特里(烟草)、默克制药、国际商用机器、宝洁和微软公司。目前,通用电气要一拆三,宝洁公司要一拆二,石油公司面临减排挑战,电报电话早已被互联网公司挖了墙角,沃尔玛被电商步步紧逼,烟草公司被健康生活方式所抛弃,国际商用机器已转型为技术服务公司,制药企业深感来自生化公司的竞争压力。2021年,美国十大公司为苹果、微软、谷歌、亚马逊、特斯拉、Meta(脸书)、英伟达、伯克希尔・哈撒韦、摩根大通和维萨。在这几十年里,美国各行业经历了大浪淘沙的严酷过程,昔日的朝阳产业现沦为夕阳产业,此前鲜为人知的互联网(信息)技术和金融企业则风光无限。

科技发明与创新是美国经济增长的根本推动力,目前新兴企业依然保持着创投公司的强大基因,依靠网络平台做大做强相关产业。亚马逊业务涵盖线上与线下门店、云计算、全球供应链、电影制作、社交网络、智能音箱、家庭安保、保健服务、卫星网络和无人驾驶汽车。微软业务范围涉及软件、游戏、云计算、社交媒体广告服务等。谷歌和苹果均涉足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穿戴产品、广告、自动驾驶等业务。脸书正充分利用客户资源全方位打造包括虚拟现实耳机、智能眼镜和电子商务平台在内的相关产业 。

显而易见,今日科技巨头企业与传统企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首先,平台经济(网络效应,即公司将所有服务建在一个公共平台上,而且各项业务关系十分密切)是当今巨头发展的最大特色,科技巨头把产品和服务整合到平台上,以保持强大的长久竞争力,而传统的工业巨头则依靠卓越管理能力,以集中化领导来确保各业务部门出色经营。对于微软来说,平台就是云(庞大的数据中心)。其次,今日科技巨头能够将新业务直接插入现有平台,从而获取了更多的时间和经济价值。继电话、个人电脑、电视和穿戴产品之后,自动驾驶汽车有望成为下一个可在手机端操作的服务与应用的投送工具,进入汽车行业自然是苹果公司创新业务的延伸。

最近几十年来,美国风投行业一浪高过一浪,但地区差距依然明显。高风险、高收益一直是这个行业的突出特点,也是行业的最大卖点。上世纪六十年代末至1974的短短几年里,美国风投基金由红火进入沉寂,却是半导体和微机行业发展的萌芽阶段;七十年代末至1987年,风投行业于1983年达到白热化,产生了基因泰克(Genetech)、苹果、3COM、太阳微系统(于2009年被甲骨文收购)、甲骨文等至今仍有巨大影响力的科技企业。九十年代信息技术革命拉开了风投大幕,行业进入了崭新的发展时期。行业虽经历了本世纪初的英特网股票崩盘和2007-2009年金融危机的洗礼,但2010年以后金融科技和数字化转型却引燃了风投行情,疫情期间远程办公和无接触服务更是引来了大量资金逐利。在风投热潮中,硅谷、纽约、波士顿、洛杉矶、西雅图、丹佛、哥伦比亚特区、芝加哥、达拉斯、奥斯丁、迈阿密、亚特兰大、费城等城市或地区夺得先机。随着各种成本上升,硅谷对风投基金的吸引力有所下降,但依然坐稳了头把交椅。

全球风投业区域发展不平衡

在全球风投行业,美国和中国名列前茅,欧洲国家和日本排名靠后(2018年,美国、中国和日本科研投入最大,分别达到5515亿美元、4626亿美元和1733亿美元)。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美国和中国的风投资金分别占全球的48.07%和15.46%。据2020年12月21日CB Insights发布的研究报告,全球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私募科技独角兽共有512家,其中美国占251家,中国占120家,日本仅有4家。

就行业而言,美国在金融科技和生物制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亚洲在零售科技领域占据优势。据安永研究报告,2009年第三季度,美国风投基金的行业分布如下:信息技术、医疗保健、消费服务、商业服务和能源与公用事业分别占39%、40%、2%、12%和7%。2021年第三季度,美国风投基金依然流向了这些行业,但占比有了较大变化。美国拥有良性的风投基金生态,形成了优秀的创业文化传统,这是美国经济保持强大竞争力的秘密之一,尤其值得其他国家和地区学习与借鉴。

首先,建立优惠的税务制度,健全政府激励机制。美国实践证明,高税收抑制风投活动,而低税收鼓励风投业务,税率是影响风投的主要因素之一。美国《1958年小企业投资公司法》、《1979年员工退休收入保障法》(可投资创业基金)、《1980年小企业投资刺激法》(将风投基金视为企业,无需登记为投资顾问)、《1980年员工退休收入保障法》(允许风投管理公司经营养老金业务)等法律法规有力支持了风投基金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第二,风投企业适应数字时代的竞争环境,及时调整产品和技术组合。在数字时代,高速互联网越来越普及。美国的信息技术公司擅长把握数字时代下消费者期望与需求,善于打产品和服务组合拳。对于许多高科技产品而言,某个方面卓越不再能满足绝大多数消费者的需求,而网络定义了产品的基本特性,产品性能和价值主要取决于产品接入更大网络后的功能定位。互联网也不再是成本节省中心,而成为企业创新和比较优势中心。

第三,重视双循环相互促进,以最快速度占领海内外市场。创投企业不应只专注国内市场的巨大利润空间,或期望把产品做得比别人更好,或在国内市场取得成功后再试水国际市场(先内后外),而是以最快速度占领市场,成为全球行业的领头羊。

第四,改革国内风险资本投资体系,促进新创科技公司的健康发展。最新数据显示,创投公司要发展成独角兽企业平均需要4.75年。按全球统计,10家创投企业中仅1家成功,2至3家持平,剩下的企业难以为继。这意味着,如果风险资本体系薄弱,科创企业后续资金不足,不可能成长为明星企业。

最后,吸引国际科技人才,积极参与国际标准制定。硅谷经验证明,个人视野和经验越丰富,其捕捉变化、理解机遇与挑战、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就越强。在硅谷的创始群体中,本土出生的美国人只占少数,海外创业者占大多数,除美国市场外他们自然要考虑拓展海外市场。在模拟信号时代,国际标准由政府间谈判后投票决定,但在数字网络时代,行业工程师制定产业标准,国家或企业必须在国际会议上游说,推动本国的行业标准国际化。

(作者:特约作者王应贵 编辑:和佳)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