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五个月的重组预案终于落下帷幕,虹桥、浦东两大机场整合,股价惨遭腰斩的上海机场能否重回巅峰?

上海机场11月30日晚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机场集团持有的虹桥公司100%股权、物流公司100%股权和浦东机场第四跑道。上述标的资产合计交易作价191.32亿元。同时,公司拟向大股东锁价定增募集配套资金不超50亿元。

其中在资产重组方面,根据上市公司与交易对方签署的《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标的资产虹桥公司100%股权最终确定交易作价为1,451,589.32万元、物流公司100%股权最终确定交易作价为311,900.00万元、浦东机场第四跑道的最终确定交易作价为149,749.17万元,上述标的资产合计交易作价为1,913,238.49万元,发行股份的数量为433,939,325股,发行价格为44.09元/股。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1上半年,虹桥机场总资产为131.14亿元。2021年上半年虹桥机场实现盈利6374.18万元。

物流公司100%股权和浦东第四跑道分别作价为31.19亿元、14.97亿元。物流公司在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6.37亿,净利润为5.67亿元。

浦东第四跑道则于2015年投入使用,2019、2020年度和2021年1-6月,浦东第四跑道单跑道执行航班架次数约占浦东机场四条跑道合计执行航班架次数四分之一。

本次交易中,机场集团向上海机场就盈利预测资产在承诺期间内实现的净利润承诺为:

物流板块资产在2022年度、2023年度以及2024年度预计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18736.87万元、21879.40万元以及24301.64万元;

广告板块资产在2022年度、2023年度以及2024年度预计实现的扣非后归属于虹桥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1664.29万元、43518.85万元和44969.77万元。

另外,为提高此次交易整合绩效,上海机场拟向机场集团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50亿元,发行价格为39.19元/股,发行数量不超过1.28亿股。募集的配套资金拟用于四型机场建设项目、智能货站项目、智慧物流园区综合提升项目及补充上市公司和标的公司流动资金。

重组计划落下帷幕,上海机场能否再现昔日辉煌?

交易完成后持股情况

重组计划落下帷幕,上海机场能否再现昔日辉煌?

当前为解决股东同业竞争问题的绝佳事件点

上海机场指出,积极推动机场集团核心资产上市,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是机场集团及上市公司兑现历史承诺、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重要举措。上海机场及控股股东致力于解决上述同业竞争问题,整合两场核心资产,优化航空资源调配,实现上海两场可持续发展。通过注入机场集团所持虹桥机场相关机场业务核心经营性资产及配套盈利能力较好的航空延伸业务,借助上市平台整合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提高两场的整体运营效率及盈利能力,是上市公司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未来,上市公司将作为浦东机场、虹桥机场运营的唯一主体,实现两场统一规划管理,后续通过充分发挥上市公司品牌效益和市场地位,结合公司发展战略及区域规划,拓展融资渠道,将自身打造成为世界领先的航空枢纽运营公司。”上海机场表示。

重组过后,上海机场的盈利能力得以改善

上海机场此前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净利润增速,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使得全球机场客流量骤缩,航班大幅减少,有些机场甚至一度关停。上海机场在疫情的影响下也是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重组计划落下帷幕,上海机场能否再现昔日辉煌?

据公告中显示,此次交易拟通过注入机场集团所持虹桥机场相关机场业务核心经营性资产及配套盈利能力较好的航空延伸业务,通过上市平台整合航空主营业务及资产,实现做优做强上市公司的目的。

同时,本次交易有利于根据国家、民航行业和上海市战略规划优化上海两场航线航班的统一资源配置,结合市场需求统筹调整航线结构,激发潜在国际航运量,带动长三角机场群乃至城市群的建设发展,更好地辐射长三角等区域经济带,强化上海国际航空枢纽的市场地位,从而有利于提升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本次交易完成后,依托上海两场的资源优势发展极具潜力的航空物流业务,从而实现业务的快速扩张,打造新的盈利增长点,促进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

上海机场盈利问题所在

2021年1月29日,上海机场发布了两则公告:《关于签订免税店项目经营权转让合同之补充协议的公告》及《2020年度业绩预亏公告》。上海机场股价2月1日、2月2日连续两个一字跌停,2月3日仍大跌7.33%。要知道,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资本市场对于上海机场的亏损都是有预期的,所以单纯业绩亏损市场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

而问题就出在这则免税店经营权转让合同的补充协议之上。

上海机场与日上免税行(上海)有限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中提出:

当国际客流≤2019年流量的80%时、取销售分成;当国际客流>2019年80%时,取保底。整体上看,上海机场的免税收入不再与免税销售额挂钩,仅与国际客流量挂钩。

2018年签订的旧免税合同系保底与销售分成二者取高模式,可谓“下有保底,上不封顶”;而现在则是“上有封顶,下不保底”,合同期至2025年。

要知道,日上上海2017-2019年向公司支付的免税店租金分别为25.55亿元、36.81亿元和52.10亿元,占上海机场2017-2019年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3.30%、39.53%和47.60%。

若以2019年的营收比例,此项合同将上海机场一半的营收来源都限制了。原本的收入下限变成了未来的收入上限,这也是当时市场反应如此强烈的原因。

重组计划落下帷幕,上海机场能否再现昔日辉煌?

重组计划落下帷幕,上海机场能否再现昔日辉煌?

国内其他免税渠道竞争因素,进一步限制上海机场收入来源

2020年7月1日,海南离岛免税购物额度从每年每人3万元提高至10万元,且不限次数。 离岛免税商品品种由38种增至45种,手机等电子消费类产品纳入其中;同时取消了单件商品8000元免税限额规定。

海南离岛免税额度的上调,势必会对上海机场免税业务起到一定的分流作用。进一步限制上海机场的免税业务收入。

另外,由于近年来国内线上电商相互竞争,618、双十一等电商购物节的促销力度越来越大。一些奢侈品牌的的促销价格与免税价格不相上下。虽只在特定的事件段,但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上海机场的收入。

疫情反复带来上海机场客流量的不稳定性

疫情不仅影响了上海机场的营业收入,也使得营业费用有所上升。

2021年前三季度上海机场营业收入27.5亿元,较19年下降67%,其中单三季度收入9.4亿元,较19年下滑66%。

2021年前三季度上海机场营业成本46.3亿元,较19年增加25%,主要因为执行新租赁准则;其中单三季度营业成本16.6亿元,较19年增加25%,环比增加11%,主要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需要,防疫支出同比增加所致。

当前疫情反复,从6月份的德尔塔变异毒株,到前几天的奥密克戎,新冠病毒不断变异,人们的出行时时刻刻受到着影响,影响着机场客流吞吐量的同时也影响着机场免税业务的收入。

短期来看,上海机场的盈利能力不容乐观,受疫情的影响因素仍较大,在防疫常态化与本土病例的零星式反弹共同作用下,疫情从市场最初所预期的短期变量逐渐演变为影响机场中期业绩的核心变量。而上海机场免税业务的收入至2025年前不会有太大的起伏。

但长远来看,疫情恢复后,旅客客流量会恢复到19年水平甚至更高,上海机场始终是中国民航最优质的核心资产之一,其垄断属性、未来发展空间和长期价值并不会由于此轮疫情的大流行而产生根本性的动摇。其发展方向已经确定向上,边际有望持续向好。外界普遍认为随着疫情的逐渐恢复,上海机场在免税店的经营中议价权会逐渐上升,届时免税业务的收入占比会逐渐增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