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21深度丨“专网通信惊天骗局”余震:上海电气子公司原高管团队被纪委调查,有三人为隋田力密切接触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

“专网通信迷局”余波未了,上海电气(601727.SH)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上电通讯) 原部分高管正在接受调查。

11月17日晚,上海电气发布公告称,据上海市长宁区纪委监委消息,上电通讯原总经理沈欣,原财务总监毛利民,原营销总监、商务部部长金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长宁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沈欣、毛利民和金航分别在上电通讯的股东“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奈攀)中持有股权。

86亿坏账掀翻一大堆高管

自上海电气于2021年5月31日爆出持股40%的子公司上电通讯存在“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之后,因其与“专网通信迷局”主角隋田力牵涉一起导致随后引发了A股上市公司一系列暴雷事件。

彼时,上电通讯的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亿元,同时上电通讯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而上海电气向上电通讯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均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了解到,“专网通信业务模式”的路径大致是:国企客户支付10%的货款,要求上市公司从上海星地通等指定的供应商处采购设备,上市公司则向供应商预付100%货款。一旦客户欠款,则由上市公司承担高昂的坏账。     

风险暴雷之后,上海电气及其子公司管理层的“地震”如约而至。

2021年7月5日,因涉嫌“信息纰漏违法违规”,上海电气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月,上海电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随后被免职。

7月29日,冷伟青“临危受命”出任上海电气的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

8月5日,上海电气总裁黄瓯意外身亡。8月23日,51岁的刘平出任上海电气总裁。

9月8日,因职务调整,伏蓉不再担任上海电气董事会秘书、ESG 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 上海电气董事、党委副书记朱兆开代为履行公司董事会秘书。

11月17日晚,上海电气发布公告称,上电通讯原总经理沈欣,原财务总监毛利民,原营销总监、商务部部长金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长宁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启信宝数据显示,2018年6月19日,沈欣出任上电通讯董事;2021年1月19日,沈欣接替吕亚臣成为上电通讯的法定代表人。

而吕亚臣作为原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在今年4月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1年10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重婚罪对吕亚臣作出决定逮捕。

对于备受关注的上电通讯,最新消息显示公司经营团队纷纷离职。

启信宝最新的数据显示,11月17日,上电通讯诸多高管离任,如董事长陈干锦、总经理沈欣、副董事长梁山、董事晏建平、桂江生、吴宝森和王吉财,以及监事范宏铭、梅建中。

对此, 11月18日,上海电气证券部一位人士表示“不清楚”,有关上电通讯原部分高管被调查的进展,公司会及时披露,“公告内容就是目前公司对外披露的信息。”

倒霉的是上海电气的投资者们,11月18日,上海电气以单日下跌0.21%报收4.79元,自5月31日爆雷之后,上海电气的股价经历了一轮暴跌,至今还没有涨回出事之前的股价。

“看来利空还有很多啊,还有很多老鼠一个一个揪出来。”11月18日,一位投资者在上海电气股吧里留下了自己的“感触”。

隋田力密切接触者悬疑

蹊跷的是,上电通讯诸多高管,包括沈欣在内的好几个人都还是上海奈攀的股东,该公司的大股东就是被称为“专网通信迷局”幕后关键人的隋田力。

启信宝数据显示,上海奈攀成立于2019年1月4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隋田力,注册资本为2539.99万元。成立之初,上海奈攀的股东仅为4人,分别是隋田力、吴宝森、梁山和王吉财。

成立仅3个月之后,即2019年4月3日,上海奈攀成为了上电通讯新的股东,持股比例为6%,晏建平成为公司新董事。

启信宝数据显示,除了上海奈攀之外,上电通讯剩下的股东分别是持股40%的上海电气、持股28.50%的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即隋田力控制的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以及三家分别持股8.50%的鞍山盛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鞍山盛华)、上海东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东骏)和北京富信丰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富信丰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刚从上电通讯离职的王吉财是鞍山盛华的法定代表人,梁山是上海东骏的法定代表人,吴宝森是北京富信丰源的法定代表人。

在成为上电通讯新股东的3个月之后,上海奈攀新增了13名股东,包括此次被纪委调查的沈欣、毛利民和金航。

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7月10日,沈欣出资97.37万元、毛利民出资80.43万元、金航出资19.05万元成为了上海奈攀的新股东,分别持股3.83%、3.17%和0.75%。

另外,在上海奈攀新增的13名股东中,还包括上电通讯的董事晏建平、监事范宏铭,原监事张应荣等人。

纵观上述的股东背景,上海奈攀更像是隋田力为上电通讯经营管理团队搭建的持股平台。

从股权结构上看,上海电气持有上电通讯40%股权,是第一大股东,能够实施控制权。而实际上,剩下的上海星地通、上海奈攀、上海东骏、鞍山盛华和北京富信丰源这5家民企的持股合计达到60%。

从董事结构来看,上电通讯的董事是吴宝森、晏建平、梁山、沈欣、王吉财、桂江生和陈干锦,而有上海电气背景的董事仅董事长陈干锦、桂江生两人。

由此可见,谁对上电通讯有话语权还说不定呢?或许正是这种控制权架构,才能让上电通讯深陷坏账之中。

深陷多起诉讼纠纷漩涡                 

从暴雷至今,时间已过去近半年,上电通讯的困局依旧无解,涉及的诉讼也开始增加。

启信宝数据显示,2021年8月,一家名为上海标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标萌)的企业将上电通讯诉至法庭,主要是买卖合同纠纷。尽管上电通讯在10月底以“民事管辖”为由进行了上上诉,但是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2021年11月25日,上海标萌与上电通讯的庭审将开始。

就在11月1日,中利集团(002309.SZ)起诉上电通讯的庭审刚刚结束。按照中利集团的公告显示,是因为上电通讯没有支付逾期的5.07亿元尾款,中利集团“为主张该笔款项多次向被告催讨,均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目前还没有审判结果,只是正常的诉讼阶段,所以还没有对外披露。”11月18日,中利集团证券部一位人士表示,如果有了正式的判决,公司会第一时间对外披露。。

被人起诉的同时,上电通讯也在“爆雷”的第一时间起诉了别人,如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富申实业公司以及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从上海电气披露的公告显示,上述这几家公司都是上电通讯应收账款的欠款者。

2021年10月29日,上海电气披露了2021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44.22亿元,同比下滑288.58%。截至报告期末,法院已经依法受理上电通讯就应收账款提起的相关诉讼。2021年1-9月,上电通讯计提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和存货跌价准备合计73.67亿元,对公司2021年1-9月归母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损失65.74亿元。   

上述上海电气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目前已经通过诉讼方式对应收账款进行了追讨,“但目前还没有收到法院的通知。”

11月17日晚,上海电气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组负责通讯公司的经营管理,本次事项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同时,公司正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处置通讯公司风险事项,将根据相关事项进展及对公司的影响,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由于上海电气在今年7月5日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已有律师在网上开始征集投资者对上海电气进行索赔诉讼。

“目前中国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因此只有等待行政处罚决定书下发之后,法院就会开始受理投资者的索赔诉讼。”上海某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海电气的索赔时段暂定为“2021年5月30日之前买入上海电气,且在2021年5月31日之后卖出或持有上海电气的亏损投资者可以参与索赔。”

这场由一名叫“隋田力”的人引发的“专网通信迷局”像一张“泥泞的大网”,将涉足其中之人都困在里面而无法自拔,只能任由命运的安排。

(作者:韩迅 编辑:朱益民)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